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汉子的博客

特别支持原创;特别关注中国南沙群岛

 
 
 

日志

 
 

引用 今天地震  

2008-05-13 19:42:26|  分类: 引用精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罗张挥弦今天地震[原]

                                                                                文/古道西风瘦鼠

        看过一部电视剧,名字叫《蓝光闪过之后》,是描写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的。那次地震发生在凌晨三点多,烈度为里氏7.8级平添了二十四万亡灵,成为人们心中永远的痛。同年八月,四川松潘平武大地震。那一年,我才四岁。在我模糊的印象中,当时合川震感强烈,人们在惊恐中度过了一个炎热的夏季。我在日志《你的父亲》中曾经描述过残存的那一段记忆。谁也无法料到,三十二年后的今天,地震会再次与我们不期而遇。危险,近在咫尺的感觉。

        新闻报道:今天14时28分04.0秒,在四川汶川县发生M7.8级地震,包括北京、上海、贵州、重庆、湖北、湖南、江西等全国各省市均有震感。

        从中午汶川地震发生到现在,我能够感到好多次明显的震感。其中18点25分那次摇晃,仅仅次于14点30分我在家里的感觉。此刻,震波依然在释放能量,桌上水杯里的水隔段时间就在晃动。就在刚才,20点21分,电脑显示器还跟着晃动了两下,儿子在客厅里惊呼:“爸爸,水又动了!”呵呵,俺不怕,余震不可怕,何况我们这里不是震中。现在,让我开始回忆今天发生的事,它是值得记忆的。

 

        我中午是把闹钟调到两点二十五分的,五一过后我都午睡一会。今天是妈妈听到我的手机闹铃后叫的我,我倒了杯开水,然后去厕所便便。蹲下后忽然觉得双腿晃动,纳闷:“才刚蹲下怎么就晃动了哦?”,提了裤子起来,感觉脑袋晕,正准备去也冲冲,听见正在客厅看电视的母亲大声惊呼:“啥子!啥子!”,电光石火般,我马上反应了过来,不是我腿晃动,是地震了!那感觉勾起了我童年在婆婆家凉床上的记忆,我大声叫着,让母亲和儿子到厕所来。我让妈妈蹲在洗衣机旁边的墙角,那里有个小凳子,我让她坐那里。用手抱住头;我让儿子到便池这个角来,把他护在身下,我抱了头靠着水箱蹲下。这一切估计花了几十秒时间,我听到楼下有嘈杂的人声,墙壁在不断晃动,我听见屋里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儿子抬头茫然望着我,妈妈显得有些紧张,其实我当时也感到非常恐怖,但也只能这样了。在高度紧张中,时间似乎过得太慢,约莫晃动了两三分钟,或许没有这么长的时间,停止了。小区里已经人声鼎沸,我去关了电视,拉了母亲和儿子下楼。这时我看了手机上的时间,是两点三十五分。

        我告诉儿子不用去上学了,然后让母亲别呆在小区里,因为四面都是房屋不安全。我让母亲带了挥弦去派斯学院大操场,找树荫下呆着,我就赶紧去学校。在路上,我不断向外打电话,老婆的,弟弟的,老丈母家的,全打不通,试着拨了几次喜欢的电话,最后通了,告诉她我们这里出事了,简单的说了下电话就断了。街上满是人,大家议论纷纷,猜测着地震发生在哪里。我顾不得去瞧热闹了,朝学校跑去。

        我看到学校领导和早到的老师正组织疏散,广播也通知教室里的学生到操场上,我冲进我班教室,没有发现学生,只有几个书包摆在桌上,松了口气。原来发生地震时,有些学生已经到教室里了,但他们大都迅速跑了出来。我找到了班上的孩子,把他们聚集拢来,孩子们都显得很茫然,唧唧喳喳问个不停。有几个孩子书包在教室里,急得大哭,我安慰道,别哭,人没有在教室就好。还有学生问我上不上课,呵呵,保命要紧,上什么课哦。龚文鑫小朋友马上接口说生命最珍贵,我摸了他一下脑袋,夸他棒呢。最有趣的是有俩小朋友还问我,老师,房子什么时候垮啊,怎么还没有垮啊?真是小孩子哦,我哭笑不得。学校广播不断的出着通知,由于街上交通陷入了混乱,让老师们把学生组织好,见家长来接才放行。大约四点过,我班剩下十余个小朋友没有家长来接,我交代了回家的注意事项,叮嘱他们注意路上的安全,就放他们离开。

        三妹发来信息说了成都的情况,问我们怎么样了,我回复震感强烈目前安全,也不知道她收到没。从学校出来碰见母亲和儿子,母亲说小姨妈他们也下楼了,都平安无事。在周木匠那里看到电视正在播送新闻,才知道是四川汶川县发生了7.8级地震,国家已经启动救灾紧急预案。据说新闻很及时,三点过就滚动播出了。

        这时才发现自己头发全湿了,看到岔路口理发店还在营业,干脆剃个光头纪念一下,呵呵,现在就是光头了,超亮!

        儿子告诉我说五点二十有余震,我问哪听来的,他就说是那些大学生说的,我告诉他别信那些,咱们回家去,余震不可怕的,大不了就是坐摇篮吧。回到家里,才仔细清点物品,父亲的遗像倒了,书柜里的书掉到了地上,书柜顶上的飞机模型和地球仪摔下来了,但没有坏,除了锅盖摔到地下摔瘪了,其他都完好。电话依然拨打不出去,不是忙音就是呼叫失败,网络还正常。打开电视,新闻正直播这次地震的记者报道,有点揪心,不知道位于震中的人们怎么样了,唉,天灾呵!

        网上消息说重庆已经死亡五个小学生,他们是梁平县一所小学因地震造成教室垮踏的遇难者。刚才同事杜黎黎打来电话告诉我,她的侄子在本城学昌门小学念四年级,中午地震时正好去上学,被地震震落下来的顶楼上违章搭建的花台的砖头给砸得脑浆迸裂,死了。死者亲人给重庆新闻630去电话,据说人家不理睬,说现在负面报道多了会影响奥运形象,即使报道官家也会压制的。唉,天灾往往夹带人祸,你是草根就认命吧。

        仍然偶尔感觉到轻微的晃动,但已经相对安全了。把这些记录下来,今天是2008年5月12日,农历戊子四月初八。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