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汉子的博客

特别支持原创;特别关注中国南沙群岛

 
 
 

日志

 
 

殷玉珍——这样的女人女英雄,不服不行啊  

2008-06-28 03:11:59|  分类: 看图说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殷玉珍,用生命植树的女人!20年植树造林,6万亩沙漠变成了绿洲。

个人档案:殷玉珍,女,汉族,现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委员。1965年出生于陕西省靖边县东坑乡伊当湾村。因治沙造林成绩显著,2000年后,先后获内蒙古自治区“三八”红旗手、劳动模范、“双学双比”十大标兵、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三八”绿色奖章、中华环境奖获得者、第四届全国十大女杰、全国治沙标兵、自治区治沙十大标兵殊荣。2005年获联合国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最新头衔:2008联想爱心奥运火炬手。

(6万亩是一个什么概念,给城里人解释就得用城里人的说法----相当于1000个可住1000人的小区,也相当于一般中国农村6万家人的耕地,或者相当于100个万科的伊世堡(因此说王石是万万不能与其相比的)。  太牛了,我们算算中国有多少沙漠,262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27%,而且呈扩展的态势。6万亩折算成40平方公里,也就是说中国只要有6万个殷玉珍,就可以消灭中国所有的沙漠,消灭北京的沙尘暴。  )

殷玉珍——这样的女人女英雄,不服不行啊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殷玉珍——这样的女人女英雄,不服不行啊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殷玉珍——这样的女人女英雄,不服不行啊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殷玉珍——这样的女人女英雄,不服不行啊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殷玉珍,1965年生,老家在毛乌素沙漠南边的陕西省靖边县。家中姐弟六人,五个丫头,最小的是个小子,她排行老四。她摸样长的俊,还心灵手巧,会做衣服,还做的一手好菜,最拿手的是那一口陕北小曲,惹的多少小伙子围在她家门口转悠。来说媒的人都踏破了门槛,可是她自有自己的打算:到城里去见见世面,做个小买卖。

可是人的命运往往阴差阳错,他却被父亲许配给了沙漠中的老白—――白万祥。这事儿还得从头说起:1969年,8岁的白万祥和父亲从陕西逃荒到了毛乌素沙漠,一住就是几十年。殷玉珍的父亲外出放羊路过这里,常来歇歇脚,讨口水喝。一来二去,两个老人就结拜成了兄弟。那时一个宿命的年代,一杯浊酒,殷玉珍就被父亲许配给了白万祥。殷玉珍少女时的梦想破灭了。几件衣服、一个木柜子就是她的全部嫁妆。一头土灰马驼着一个19岁的姑娘一步步走到了沙漠深处。

正如一首诗中写的:土细沙明色复黄,随时起风集成梁。远望千里无根草,只有马蹄三两行。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借沙梁的硬巴处掘开一个地窖,一个人须猫着腰才能进去,里面铺上柴草和枯枝,两个人在里面都转不开身。这就是殷玉珍的新房!那真是一段惨痛的回忆,今天殷玉珍一讲起来仍然泪光隐隐。

更可怕的是风沙对生存的威胁。铺天盖地的黄沙随时都有把小屋吞噬的危险。风一停,一家人便赶快用铁锨把门口的沙一点一点挪开,这样的情景几乎天天可以遇到。沙棉蓬、沙蓬子、沙米、沙盖是主要下炊之物。有时丈夫从靖边县捡回来的死猪、死羊,竟是全家的一顿美味,剥下的皮子还要做皮袄穿。“我现在一闻到这些东西就想吐”说到此,她已如鲠在喉。

对于一个19岁的姑娘来说,最难以忍受的不是生活上的贫困和艰难,最难以忍受的是沙海中无边的孤独。殷玉珍清楚的记的,在她过门的第40天时,才看见一个人从她的家周围经过,待她惊喜的跑过时,那人已经走远了,她就回家拿了个盆,把脚印扣住,每天来看上一次。那些日子,就是这个从未谋面的人寄托了她对外界的所有幻想。谈到这里时,殷玉珍仿佛从恶梦中醒来:那咋会才知道什么叫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当地有一首“信天游”体长诗是这样写殷玉珍的:坐在沙梁望娘家,咋就把我往这里嫁。抛一把黄沙抹一把泪, 咋就叫我活受这个罪。号哭一声挖一把沙,仔细盘算不活拉。心像刀扎眼泪淌,快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殷玉珍——这样的女人女英雄,不服不行啊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殷玉珍——这样的女人女英雄,不服不行啊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性格决定命运。在采访中我们看出殷玉珍的性格里充满了刚强好胜,隐忍开朗,甚至有些桀骜不训。等她擦干眼泪以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种树,“宁肯种树累死,也不叫沙欺负死”。可是在这几乎与世隔绝的沙漠上种树谈何容易,到哪里去找树苗?风沙埋了怎么办?光种树全家人的生活怎么办?

“这样的地方我也受够了,可是为了让子孙后代别再受这些洋罪了,也不能自己跑掉”殷玉珍坚信“老天爷会长眼睛”

殷玉珍家里最大的财产是一只羊羔和一只三条腿的羊。1986年春天,殷玉珍用那只三条腿的羊换回了600棵树苗,把它种在房子周围,每天细心的照料着,那时殷玉珍每天除了给树浇水,其余的时间大部分都是在呆呆地瞅着这些小树中度过的。冬去春来,经历了风霜和干旱之后,载下的600棵小树只活了100多棵。这时的殷玉珍,并没有感到失望,反而看到了希望。“就是10棵里活一棵我也要载下去”看到这些在沙漠里生长的并不茁壮,在风沙中飘摇的小树,殷玉珍和丈夫感受到的却是希望。从此一场持久的人沙战斗就开始了。

没有钱买树苗,殷玉珍就从娘家借了300块钱买了几头猪仔。希望能换点钱。丈夫也到外面给人掏粪、盖房子、干农活。殷玉珍和丈夫也是非常有心计的人:他们打工不要钱只要树苗。因为干一天活最多也就挣五块钱,他帮人家干完活,人家树上修理下来的树枝他就背回家,赶紧栽上。

靠打工挣的树苗还实在太少了,殷玉珍一家的收入除了勉强填饱肚子之外全投入到治沙上了。可是投入却又像一个无底洞,经常刚栽下的树苗很快就被风沙吞噬了,再栽,再吞,再栽、、、沙漠中的绿色就这样一年年艰难的扩张着。

1989年,殷玉珍一家的好运来了。丈夫白万祥在尔林川打工的时候,听做饭的老头说,村大院里堆了好多苗子没人要。因为当时政府号召大家植树,还下拨了5万株树苗。可是植树带不来直接的经济效益,没人愿意干这活。这下子他们可如获至宝。他们借了三头牛,一连十多天,每天凌晨3点钟就从家里出发,赶到苗圃时,冬方才泛出鱼肚白,把苗条一驼上就急着往回赶,不料途中狂风大作,行动更加艰难,又累又饿的殷玉珍实在走不动了。就抓着牛尾巴,一步步在沙海里挪动着,翻过一道道沙梁,大风一次次把苗垛子刮到坡底,她哭着鼻子一次次重新抬上牛背,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了,累得真不想动弹了。可是不当天栽上树苗就会枯萎的,连饭都顾不上吃,喝口水就借着干活了。栽完树,就已经天黑了,夫妻俩简单吃点。第二天接着干。

每年的春节的喜庆气氛还没有散尽,殷玉珍和丈夫就开始忙起来了。剪枝、扎林、背苗条、土一消通,他们就没黑没白的劳作在沙海深处。累了就躺在沙里歇一会,饿了就在沙海里架上锅、烧水、熬粥。夏天就啃点从家里带来的干馍、喝点凉水。大风扬起的沙子打到脸上、刮到饭里、钻到嘴里、耳朵里、头发里。大风起时,遮天蔽日,有时都找不到回家的路。有一次,他们在狂风中迷了路,夫妻俩摸索了半天,结果越走越远,几个小时过去了,他们又转回了原处。正在着急的时候,突然他们听到了自家的狗叫声,循着叫声,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家。

夏天到了,大漠的烈日把沙子都晒得红通通的。一切生命在这个炙热的世界里都会显得特别的脆弱。半夜殷玉珍和丈夫就要起来挑水浇树苗,挑到中午十点钟的时候,他们就回家休息了,因为大漠中炙热的沙子,会把脚烫伤,把脸晒伤。

秋天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收完地里的庄稼、把树叶采下来留作牲口的饲料,紧接着就开始秋季造林了。到北风来了,北方沙漠中的气候也变得非常寒冷。殷玉珍一家才能开始歇一下。

好多个夜晚,当殷玉珍在灯下缝补夫子的衣服的时候,常常暗自落泪。甚至有些后悔。一家人为种树付出了太多!多年的劳累使丈夫感染了肺炎、气管炎。就是89年春节前,农历的腊月25,他从一个放羊的老汉那里借了50块钱,到靖边县医院给丈夫看病,只到腊月28才回到家中。“你不知道那个年我们是怎么过的”。一说起这个殷玉珍就有些哽咽了。

那是一段滴血的记忆。一提起孩子殷玉珍就充满了深深的歉疚和伤痛。在怀孕的时候,殷玉珍一直没有耽搁种树,第一个孩子,在背树苗时流产了。第二个还是在种树时早产了,幸运的是这个孱弱的孩子竟然奇迹般的活了下来。玉珍给他取名国林。孩子还没满50天殷玉珍就又去种树了。孩子大些,就用树桩定在炕上。自己心一狠就种树去了。“我在十几里外的沙漠里种树的时候,耳朵里总觉着孩子在哭,有时我就疯了似的跑回家,抱一抱,喂一喂,还得放下孩子去干活,不是我不疼孩子,一家人要吃要喝呀!”说到这里,殷玉珍忍不住转过身去抹眼泪。

18个冬去春来,当初用来插眼撒树籽的钢钎被磨掉了一尺多,6万亩沙漠变成了绿洲。当年的新媳妇已经人到中年,三个娃也慢慢长大了。18年的汗水润泽,昔日的不毛之地变成了一个绿色的小王国。满坡的绿树成荫,满圈的牛羊成群。不可思议的是,这里的气候也变了。风沙小了,也少了,起风时只有树叶沙沙响,不见风沙刮满坡;降雨也多了,树苗的成活率也高了。庄稼也长得好了,原来每亩庄稼只收十来斤,现在能有几百斤。房子盖起来了、电通了、一条简易路也修起来了,一家不算牛羊,光庄稼就能收入十多万…

殷玉珍——这样的女人女英雄,不服不行啊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殷玉珍——这样的女人女英雄,不服不行啊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殷玉珍——这样的女人女英雄,不服不行啊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殷玉珍——这样的女人女英雄,不服不行啊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殷玉珍——这样的女人女英雄,不服不行啊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后记:

当我把一组近景和远景的沙漠镜头接起来的时候,当配乐响起来的时候,毛乌素沙漠的壮美在我的心中却异常沉重。新世纪早已来临,在飘逝的一页页日历里有多少美好的东西正在飘然逝去。

50年前,毛乌素沙漠还是水肥草美的天然牧场。五十年代风吹草低见牛羊,六十年代滥垦乱牧闹开荒,七十年代沙逼人退无处藏。“五亩之宅,树之以桑”自神农发明嘉禾以来人们就懂得爱护土地、精耕细作、防风固沙。人类历史的辉煌和未来美好的前景都是土地的恩赐。然而人类对养育自己的大地母亲却变得异常贪婪,甚至于掠夺。于是她变得千疮百孔。这个被称为地球的小行星,正面临着土壤的消失。我国荒漠化的面积已接近40%,并且每年还以2460公里的速度扩张。

古老的丝绸之路已被黄沙淹没,神秘的楼兰古国也长眠于漫天风沙。历史的辉煌与荣耀已经成为传说。家乡儿时钓鱼摸虾的的小河已经干涸了,阴雨天也听不到蛙声一片了。无休止的开荒种地,无数的诱惑,已经使人类变得短视。人类在毁灭土地,也在毁灭物种,最终也将毁灭自己。

幸运的是,人类在付出沉重的代价过后,开始反思自身,意识到只有种草植树才能留住土地。国家出台了一些重大举措遏制生态的恶化。殷玉珍,作为一个个体,虽然受到环境和认识的局限,只能站在个人的角度,处于朴素的,“宁愿治沙累死,也不让沙子欺负死”的考虑,不惜劳累,年复一年的植树造林,改善生态环境,终于造出了一片绿洲,圆了她的绿色梦。正是这个绿色梦,折射出当今时代的伟大精神。

殷玉珍——这样的女人女英雄,不服不行啊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殷玉珍——这样的女人女英雄,不服不行啊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殷玉珍——这样的女人女英雄,不服不行啊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再后记

美国自由民基金会的赛·考斯基来到殷玉珍的林地上种树,并资助给殷玉珍5000美元。新疆小伙子何新强来到内蒙古,给殷玉珍送来了哈密瓜种子,并跟着殷玉珍夫妇造林育苗,一住就是两个月。北京退休专家陈淑琴先后四次来到殷玉珍的住地,带来树籽,表示要搞航天育种。还有西安交通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不少青年大学生也纷纷来到她的林地参观,并总要放点钱,种几棵树。

殷玉珍还保存着四、五十封来自全国各地的信件。她虽然不识字,但她心里有一笔帐,几年来来自各种渠道的资金,她都投在了治沙造林上。她以自己的方式回报社会的支持,也因此赢得了更多尊重。

类似报喜鸟黄河探源,任贤齐等之类的一大帮人常跑到她那里,清洗心灵。

在她的带领下,已经有84户农牧民承包荒沙地进行治沙造林。

  评论这张
 
阅读(63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