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汉子的博客

特别支持原创;特别关注中国南沙群岛

 
 
 

日志

 
 

环球网博主亲历南沙执法 座谈南沙严峻现状  

2010-05-17 22:46:39|  分类: 南沙评论 Spratl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环球网博主亲历南沙执法 座谈南沙严峻现状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网友访谈现场照

  主题:环球网博主亲历南沙执法 座谈南沙严峻现状

  主持人:环球网军事频道主编郝珺石

  嘉宾:《环球时报》赴南沙特派记者程刚、亲赴南沙经历执法环球网博主黄胜友

  “主权属我 搁置争议”

  郝珺石:位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请到刚刚从南沙归来的环球网网友黄胜友和多次在我国海疆多次采访的环球时报记者程刚跟网友们在线交流,回答大家对南沙问题的关注。

  黄胜友: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黄胜友,我是4月15日到4月25日随中国海舰南海岛礁去南海考察。

  程刚:大家好,我是环球时报的记者程刚,对南海问题一直比较关注,去年去过南沙里面的基礁,在南沙半随护航的去采访过,下一次要跟他们再出去,有很多问题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分享。

  郝珺石:有网友问,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条路走得通吗?除了武力之外有没有第三条路?

  黄胜友:这条路现在已经走不通了,争议已经搁置了,但是周边的国家都在开发,只有我们没有开发,原来叫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现在人家自己单独开发,基本上没我们任何插手的机会,这条路我认为现在是走不通。

  程刚:大家不要指望这八个字是十六个字原则,第一个主权属我,第二句话搁置争议,现在很多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反正主权属我说得很少,一定不要忘记这个。从共同开发的角度来讲,海上石油我们没有,如果从渔业角度来讲是共同开发,大家都打渔大家共同开发。

  郝珺石:刚才谈到共同开发的问题,您从现场刚才南沙开发的现状怎么样?

  黄胜友:19号晚上到了北纬五度以南,在北纬五度过了以后,发现海面上可以发现很多钻井平台,到20号,我们举行活动的时候,发现四周也都是钻井平台,这些钻井平台,肯定没有我们国家一口,也就不存在共同开发的问题,刚才说主权属我,主权是属我,但是开发权属于其他国家。我们到中国暗沙海域是马来西亚和文莱 在开发,周围的钻井平台,就像到了集市一样一。

  郝珺石:除了看到外国钻井平台情况以外,我们渔船靠近的时候对方有没有什么反映?

  黄胜友:我们靠近大湾礁的时候马来西亚炮艇就开过来了,型号都能看得非常清3502,我们越近就直接奔过来了,我们就调转方向他们还一直跟。下午的时候又派飞机PC130超低空盘旋有1个多小时。用弹弓都可以打到,清楚可以看到飞机上有两名空军拿相机对我们拍照,有一个多小时。完了以后就离去了,我们到了越南北部湾,越南有三艘武装渔船就过来了,而且当时的海况非常不好,外国基本上都是炮艇和军用飞机,对我们没有任何装备的海军船进行干扰。

  郝珺石:网友很关心,面对对方国家武装力量,我们海军是什么样的情况?舰上有没有可以和别人稍微对抗一些的东西,比如武器什么的。您在航行过程当中,我们海军对渔民保护情况,有没有可以介绍的?

  黄胜友:据我了解海监没有配武器,海监是维护海洋权益的,跟渔政是两个系统,主要维护国家海洋领土的义务。在面对炮艇和飞机挑衅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去,基本上都是按正常的执法航行来做,没有跟他有对抗的意向或企图。

“南海的斗争,基本上主要依靠海上的现场斗争”

 

  郝珺石:程刚老师介绍一下渔政对渔民的保护,以及渔政在装备方面的情况。

  程刚:我先谈一个海上领土,比如陆上领土有咱们的村庄,在海上靠什么?有一块叫耕海捕鱼。行政管辖当然是很重要的,但很大情况下是为了保护渔民的权益,实施的是日常的长期的连续的,要说起来比较麻烦,因为我们渔民打渔经常被抓的,这是渔政第一次采取伴随性的护航,这样一来这一次确实在平常高发出事的阶段没有发生什么事,我们的力量大家比较了解,311是我们国家最大的渔政船,202是我们国家所有公务船去国北太平洋执法的船只,也算渔政里面比较精英的船,因为毕竟是公务船,不是军事船基本上不带武器的。但是在南海这地方,除了我们以外,其他国家维护自己的时候都是出动军事力量,这样造成公务船和民事执法船和对方的军队抗衡。那些船上有一些是第一次去的,心理确实有一些不安,因为渔政船被那艘军舰叫凶猛号,当时所有的舰炮、机枪已经对准这船了,而且距离很近的,在海上航行一般两艘船不平行的,当时很平行,而且距离很近,有些人说目测也就3、400米,这有什么危险?我对准你了,而且他们防弹衣,有些防化的衣服,完全是临战的状态,我们311船很大,大船操控性不是特别好,万一船头有一些偏,他就可以说认为你对我造成威胁,那时候开火说难听点打就白打了,这后面有没有后续的斗争准备,我就不好枉自揣测了,这时候就是靠勇气,靠海上一线人的意志,靠中国国家本身的力量,来跟他们对抗,要我说这就是我们当时在南海里面真正执法当中所依凭的东西。

  郝珺石:这次巡航经过太平岛了吗?

  黄胜友:这次经过了,但是半夜休息了,就没有看太平岛。

  程刚:渔政经过了太平岛,就贴着走了一下。

  郝珺石:有网友问南沙问题究竟在中国崛起战略中占什么地位?

  黄胜友:南沙在中国占非常重要的位置,南沙石油资源据资料占中国的1/3,起码解决一些资源问题,怎么也保证中国能源储备找到一个基地。

  郝珺石:有网友问,南沙资源被疯狂掠夺的现状,是我们国家意志可以容忍的吗?有没有办法来制止周边国家对我们资源的掠夺?

  黄胜友:南沙目前的现状我都困惑,我一直困惑为什么见不到我们自己一家公司去开发?是国家意志还是公司意志,这次去了以后感慨很深,我自己也找不到答案。人家为什么那么肆无忌惮的开发,提到南沙就那么几句话,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要怎么解决?我应该把南沙问题当成一个重要问题,上升到国家的高度来谈这个问题,我们希望早日看到南沙海面能有我们自己的钻井平台,或者跟其他合作,也是我希望看到的,我们自己的资源可以为自己的祖国做点服务,这是我自己的感觉。

  程刚:说实话大家谈到南沙的时候,很多人都是把南沙的重要性和石油资源结合在一起,以我个人的观点我不是很赞成这样的看法,我们都知道没有石油的时候,海权论早就出来了,海洋真正的重要性不是在于哪个海有没有石油,石油这个东西,如果有你自己的途径和能量之后,没有油田的国家它石油就不充分吗?想想日本有什么石油,但是它缺石油吗?而且它在获取石油方面付出的成本很大吗?我觉得石油资源不是看待南沙问题至关重要的因素,当然现在周边国家怎么样的开采,有本事你可以把他开采的石油很廉价买进来,但海上真正的重要性不是在这儿,如果只是在这儿的话,眼光就不是很战略了,对于我们来讲这是我们出太平洋进印度洋,或者进行争取区域战略位置特别重要的砝码,把这个控制住了,马六甲的问题还有不用我们发言的吗?所以很多的事情不要仅从石油的角度来考虑,如果仅仅从石油考虑就把南海问题看小了。

  郝珺石:这次老黄出去碰到很多对峙的情况,我们有没有什么这方面的预案?

  黄胜友:因为我们是特约嘉宾,对峙属于自己内部行动的要求和机密,我们没有了解这方面的问题,只是要求我们注意航海的安全。

  程刚:我引用这次南海渔政局的局长说过一句话,南海的斗争,基本上主要依靠海上的现场斗争,大家自己去揣摩吧。

环球网博主亲历南沙执法 座谈南沙严峻现状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网友访谈现场照

  “中国仅控制8个岛礁”

 

  郝珺石:有网友问,到现在位置,南海岛礁有多少我们控制?

  黄胜友:中国控制8个岛礁,包括台湾控制的太平岛。菲律宾是9个,越南是29个,马来西亚5个。我们控制的全是礁,带岛的都是越南和菲律宾控制,礁和岛情况不一样,岛是有陆地的,礁是没有陆地的。

  程刚:我们回答的是南沙的情况,南海分南沙、中沙、东沙。东沙是台湾控制,中沙是菲律宾控制,西沙我们完全控制,现在主要是南沙,南沙的岛礁非常小的,最大的太平岛0.5平方公里不到的。一般看名字的时候,有岛有沙洲,大部分是露出海面的,有一些上面有淡水的状况,这样的岛和沙洲基本上我们国家现在所控制的是太平岛,因为当年抗战结束以后,国民政府派出太平舰接收的,还有一个中叶岛没有持续的管,后来被菲律宾占了,第三大岛是南威,是越南南沙海上的第一指挥部,还有景洪等,马来西亚主要在浪花礁,一次搞军事演习之后占领了就再也没退下来,而且把浪花礁搞成国际性的潜水中心,而且上次还搞了一次大型的潜水比赛。大概情况就是这样,我们占领一些礁上面都有人守着。

  郝珺石:网友问,在南沙执法的时候,会不会对被非法占领的岛屿和海域巡逻?

  黄胜友:主要就是去他们控制的岛礁。

  郝珺石:有网友问,对方用武装舰船监视有没有法理依据?

  程刚:如果说这个岛就是我的,然后引用岛的临海或专属经济区的话,比如现在他们抓我们渔民的时候,马来西亚和印尼走法律情况非常快,他们马上就判,现在我们通过外交等情况,菲律宾以前也都真判过。如果我说这是我的,现在不要追究各个国家关于自己东西的法理,这说不清楚,这本来就存在争议,我说是我的就对我有法理依据,他说是他的就有他的法理依据,所以存在争议看国际法,现在达不到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现在一直争论下去。

  郝珺石:海军和渔政的职责区分,将来有没有可能把执法人员整合在一起,变成像美国海岸警卫队这样的,来统一执法?

  黄胜友:海监和渔政据我了解是不同的政府部门,一个是国家海洋局,是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维护国家开发利用秩序,保护海洋生态环境。渔政就不太了解了,最近海监在国务院和中央军委领导下,开展了海洋执法定期巡航活动,这都是经过上级批准同意执行的,中间组织了506、626,910,417等重大专项执法工作,也打击了周边国家争夺南海管辖区,抢夺我国自然资源的嚣张气焰,有效维护我南海权益。中国海监和渔政在南海定期巡航是必要和必须的,有效执法权应该由这两个执法部门来做,通过这次活动,感觉海监的力量比较薄弱的,我们看不到空军力量的支持,看到人家空军对我们监视和跟踪,我们在五天五夜到的地方也见不到我们空军力量,在海上受视线限制看不到一些目标的,如果在空中目标非常清楚,据了解美国、日本、韩国海上巡航基本上都有飞机,飞机一旦发现目标,他们自己的船很就到达目标,海监的船我自己感觉海监舰船力量不是很强大,我坐的船是退役的原来向阳红14号,巡航都有单机航海,我希望国家重视海监力量,加大投入建舰船,我听说北方沿海某些省市到一千吨的船都没有,只有几艘艇,目前海监的力量还是非常薄弱的。他们也非常艰辛,我们在船上也感受到在海上十几天生活非常艰苦的,海监人员常年在海上也是非常辛苦的,他们在默默无闻的维护国家的海洋权益,这涉及领土问题,还是有重大问题的。

  郝珺石:您照片上显示了黄岩岛的情况,请介绍一下黄岩岛目前的情况?

  黄胜友:我18号到的黄岩岛,到黄岩岛以后看到浪涌,远处看黄岩岛是白色的浪花,这当中有一艘菲律宾的渔船就过来了,我们拍非常近距离的,就像两个车近距离交错一样,菲律宾的渔船往菲律宾方向开,我们发现黄岩岛里有几十艘菲律宾的渔船,跟别的渔船不一样,我们自己渔船捕鱼的方式跟他们不一样,他们张开以后旁边翅膀很大,有很多小船,在黄岩岛里面捕鱼作业,在这里面基本上没发现,据海监人员讲也没有发现属于咱们自己的渔船,我们过了黄岩岛以后,菲律宾炮艇在后面尾随过来,一个很老旧的炮艇跟了有半个多小时最后返回了。

  程刚:我觉得在巡航的时候所看到很多岛礁的情况,未必是平常状态下岛礁的正常反映,因为我们出去的时候都有公开的行动宣誓,所以往往相应的这些国家都有一定的反应,在双方都有反应的情况下,所以岛礁的情况不是日常状态的样子,据我知道,因为到南海这个位置打渔的渔船大部分广东、广西等的渔船,我做了一些了解,黄岩岛这个位置比较交错的,去年菲律宾通过一个法案,把黄岩岛划为内水范围。所以在那边的情况控制权要大一些。

  黄胜友:我觉得控制权在菲律宾,因为他们有炮艇出来。

  郝珺石:有网友问,马来西亚在搞旅游开发,我们现在对西沙、南沙也好,旅游方面有没有开发?

  程刚:据我知道已经开始了,但是有一些麻烦,因为目前没有定期的航班,有的也都是运输船,有些人通过这个上去的,因为这个船等起来比较麻烦,一般是当天去一趟当天回来,说起来西沙已经开始旅游。南沙没有很重要部门的批准根本不可能上去。

  黄胜友:因为从广州到南沙5天5夜才到。

  郝珺石:有网友问最近有报道说越南国防部长关于“敌对势力”挑拨中越关系的报道又何看法?

  程刚:在没有“敌对势头”挑拨的时候彼此之间争议消除了吗。这也传达了某种信号,希望不要加剧争端的信号。

  郝珺石:有网友很关心这一次去南沙巡视的时候有没有中国军舰护航?

  黄胜友:护航到没有,但是我们在海上遇到军舰,在美极礁遇到军舰,在华阳礁遇到一个海军的补给舰。

  程刚:这次很瞧有一个北海舰队到南沙的拉练,跟这次巡航时间相近,我们在南海有长期存在值班舰的。另外南沙有一个守礁部队,这样会有一些补剂和人员运输换防的船。

  郝珺石:有网友问渔船的问题,渔船如果远洋去南海捕捞的话有没有补助?因为这成本很高的?

  程刚:所有去远海的渔船都有油上面的补助,在周边国家里,越南也对渔船有很大的补助。而且它的补助不光是油,如果你的船被中国抓了,整个的损失都补。

  黄胜友:越南现在鼓励渔民建船,建一艘船补助多少钱。 建一条船补助5千美金还是多少。

  程刚:包括对守岛部队的供给,基本上一个省对应一个岛礁。西沙的问题比较复杂,因为在越南的黄沙,因为西沙是我们现实控制,西沙海域最近几年越南船的增加非常多的。

  黄胜友:越南渔民很恶劣的,到西沙采取捕鱼的方式和南海不一样,很多时候采用非常手段用炸药来炸鱼,这炸药破坏海洋生态资源,而且带来危险性,越南大一点的渔船都配备轻武器,基本上以武装渔船为主,包括海南的渔船和广西的渔船,有时候不愿意跟他们冲突,包括海南海监队长说,万一走火或怎样,我们一般不带什么武器。

  程刚:在西沙有两个事情值得提一下,一个是北部湾划界已经完成了,下一个两个国家会谈的是北部湾口划界,稍微往外一点会涉及到西沙,这也是为什么大量在西沙做一些响动来,实际上是有他战略步骤上的安排。

  郝珺石:我们在西沙的机场建设,对南沙有没有什么支持?

  程刚:肯定有的。

  黄胜友:机场我上去过,平常也不在用,我在机场海边捡了好多珊瑚,平常时候也没有军用飞机。

  程刚:我坐过那个机场的飞机。当年江总书记就是坐737上去的。那个机场还是不错的。

  郝珺石:现在越南队南沙岛屿的控制是不是在加强?您看到现场情况怎样的?

  黄胜友:这次我第一次到南沙,在大鲜礁拍到上面有一个GPS通讯基建,去年还没有,已经把通讯系统布在南沙了,据海监人员说越南近年加大了对南沙的控制力和建设。而且据讲越南在南沙岛上往国内打电话不收任何费用的。

  郝珺石:有网友问我国在南沙都采取哪些行动?能否立一个法律?

  程刚:如果立一个法,我们针对台湾立一个法控制,如果按照现有的法律,要主张自己的海洋国土的权益完全可以找到很多的根据,法律斗争是很重要的,在南沙问题上,可能更重要的是其他的东西。

  黄胜友:现在海监和渔政都已经在做,这已经是常态性,今年是也是海监第十次了。

  程刚:从法律角度来讲,本身这地方的争议就是从新的海洋法制度开始以后才出现这事情的,之前就不存在这样的事情,所以从法律的角度怎样协调,是到国际海洋法庭那,还是两个国家来谈,现在也不是两个国家可以解决的事情。

  黄胜友:海监定期巡航也是对我国对南海行使行政管辖权的有力证据。

环球网博主亲历南沙执法 座谈南沙严峻现状 - 汉子 - 汉子的博客

网友访谈现场照

 

   “几乎到一个地方就是外国的炮艇和军用飞机对我们骚扰”

  郝珺石:我们这一次海监去都具体做了哪些工作?

  黄胜友:对侵占的岛礁依法进行了取证、拍摄、录像,包括和上一次对比,发现有什么变化?特别对于越南侵占的岛礁,据岛礁人员讲也发现了变化,越南加大了对岛礁的投入和建设。

  郝珺石:有网友问老黄是以什么身份跟着去的南沙?

  黄胜友:我是中央国家机关青年委员,文化部青年委员,去年青联一起活动的时候,青联副主席,现任海监总队党委书记,孙叔贤同志,组织青年委员考察海监,和体验他们的生活,青年委员有很多,有文化部系统,按还要对海监人员一个进行物质慰问和文艺慰问,去年对海监83船进行了慰问,给予物质和精神的支持,那次活动结束以后,全体青年委员一再要求想到祖国最南端南沙,做一次体验活动,我是摄影家会员,我就想在西沙南沙拍一些照片做影展,这次去也强烈要求拍摄南海美丽的图片,这次活动海监总队通知我,还有两名演员随船慰问,我是拍一些照片做一些支持。 我这次到南沙本来怀着能拍很多美好的照片和美丽的岛屿,实际上到了黄岩岛再往南感觉不一样,明显感觉在我们自己经济专属区都是外国人,几乎到一个地方就是外国的炮艇和军用飞机对我们骚扰,我们发现菲律宾品听,马来西亚的炮艇,武装飞机,越南的炮船,在我们自己的领海上跟我们对抗,南沙那片海域非常美非常漂亮,平静的一点风都没有,蓝的跟丝绸的绸缎一样,但是站在海监船最高的甲板上瞭望,只要在视野范围内远方看到基本上都是人家的钻井平台,这是我最痛心的,回来以后,我在一个博客上写的东西,我说有一些东西真不是唱高调,真是发自内心的,感觉自己的家园领土被人践踏成那样,总觉得我们政府应该拿出点政策或方式来对待南沙问题,这是我这次回来的真实感受。在有些钻井平台海域下面,有些海域有一层淡淡的油污,这片海域再过N年以后,下面的油气开采完了,海面上也被污染了,最后留过我们的是什么?我当初看到的和现在是不一样的,确实对我是一次教育,我们对南海问题不能回避,不能让这种状态下去,我们同船的人都非常有感觉,为什么没有我们自己一点点存在的迹象。南沙是一个重要的航道,南沙也是中国大量石油资源进口重要的海量通道,也是通往马六甲海峡的必经之路,占领位置非常重要,所以我们要加大对南沙的控制,对长远的战略也是一个重要的保障。所以有关部门应该加大对海监、渔政的投入支持,再一个南海问题,我强烈感觉需要空军力量的支持,没有空军,在自己一个舰船有限视野是看不到目标的,国外海上的执法值得我们借鉴。

  郝珺石:刚才您提到我们到今天海军已经进行了十次执法活动,这次执法活动比以前有没有建设性的进展,或实施了哪些具体的行动?

  黄胜友:中国海监成立以后,对中国沿海加大了执法力度,据我了解,执法力度应该一次比一次有力度,也引起了周边国家的重视和关注,这次活动还有一个重要的内容,在曾母暗沙海监83船和81船举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杯投放仪式,就是暗沙定点定位,20号早晨7点隆重举行了仪式,把主权碑投放到最南端的领海曾母暗沙,宣誓了对曾母暗沙。

  1990年,我国国家海洋局时任局长严宏谟率“向阳五号”船前往南沙群岛巡航视察慰问。在这次巡航视察慰问活动中,严宏谟局长还亲自向曾母暗沙海域投下了“中国南沙群岛科学考察纪念碑”。

  郝珺石:现在俄罗斯和越南无论在外交还是经贸合作上走得非常近,您这一趟航程上有没有发现这两国之间的合作现象?

  黄胜友:我登上海监81船的时候就讲,有一个巡航目的看一个能源探索者号,我以为是我们自己的,我们最后23号,往北部湾走的时候,说能源探索者号是越南租用俄罗斯的油气钻探船,我们那天早上看到能源探索者号早上灯火辉煌在那工作,据海监讲去年他们就在这开始勘探,北部湾靠近我一方的海面上工作,发现有油气喷出的现象,越南有三艘武装护卫渔船对两艘海监船干涉,三艘船直面向我海监船冲进来,之前有一次海监行动的时候,也跟越南的船发生了对峙,这是我在北部湾发现越南和俄罗斯之间的合作。

  据海监讲2009年5月30号,海监飞机已经发现探索者号在北部湾南口点火上喷出火苗发现有油气现象。

  郝珺石:有网友问这次您航行中感受最深的一件事是什么?

  黄胜友:我自己感受最深的是,我在曾母暗沙海监81船最高处随身带了一面国旗,我在这个船上在举行完升旗仪式以后,把五星红旗让海风吹起来,同行的嘉宾和海监人员都很激动,纷纷在红旗下合影留恋,海监队员也没想到能和红旗在曾母暗沙海面上留一张非常珍贵的照片,可能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郝珺石:南沙问题一直是网友们关注的一个焦点问题, 这个问题虽然复杂,但是我们通过几次访谈,包括这一次与黄胜友和程刚记者的访谈,认识到解决南沙问题首先要正视南沙问题的严峻现状,我们可以看到随着国家力量的强大,我们对南沙的问题的解决将拥有更多的资本,请网友们保持冷静的心态,等待南沙主权争端的最终解决。感谢黄胜友网友与我们分享这次航程的所见所闻,也感谢程刚记者的畅所欲言。谢谢大家,我们下次访谈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86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