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汉子的博客

特别支持原创;特别关注中国南沙群岛

 
 
 

日志

 
 

人民日报记者朱思雄谈南沙采访见闻  

2010-09-05 22:51:38|  分类: 记录南沙 Spratl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人民网军事访谈。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人民日报》政文部军事室主任朱思雄老师作客我们的演播室,欢迎您,朱老师!  [10:11]


[朱思雄]:您好!  [10:11]


[主持人]:朱老师跟各位网友打个招呼吧!  [10:12]
[朱思雄]:人民网的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高兴再一次来到人民网跟大家谈论军事的事情。  [10:12]


[主持人]:我们想问一下朱老师,您这次接受什么样的报道任务,远赴南沙呢?  [10:13]
[朱思雄]:这次去南沙是我很久以来的愿望,我1993年去过西沙,在西沙待了10天,那次在西沙给我的感受非常深,有些地方去了一次以后,你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那次我去了以后,后来有的时候做梦都梦到那时候的情景。我前年开始负责军事报道的时候,就想去南沙。去年有一次机会,但是因为特别忙没有去。这一次接受他们的邀请,我就去了。报道任务还是按照报社的要求去看一看我们南沙守礁的官兵,他们的训练、他们的生活、反映一下我们为国守边的官兵风貌。  [10:13]


[主持人]:那这是圆了您的“南沙梦”,我们知道南沙是一片非常美丽富饶的蓝色国土,很多网友知道它非常的重要。但是它离我们很远,又觉得非常的陌生。朱老师您去了以后,觉得南沙的主要性在哪里呢?  [10:14]
[朱思雄]:首先我们要明确的是,南沙自古以来是我们神圣的领土,我们过去叫领土。现在我们讲“领土”,还有“领海”。作为南沙群岛来说,我们把它称作为神圣的海洋国土,也叫蓝色国土。  [10:14]
[朱思雄]:它的重要性体现在两个方面:(1)资源,南沙有一个广阔的海域,有82.3万平方公里的海洋面积,这里面海洋资源除了我们平常所理解的渔业,海底还有很多的稀有金属矿产。实际上,现在最受人关注的就是它的油气资源,现在据估测有230亿吨,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相当于我们大庆油田的8个,大体和波斯湾的含量相当,所以说它又被称之为第二波斯湾,我们也把它称作一个生命线。  [10:15]
[朱思雄]:(2)我们国家有一个数据,我国通往世界航线的40多条航线,有30多条都通过南沙。还有它的战略地位,不仅是交通线,也是生命线,美国海军就已经宣布,在战事的16个战略咽喉点当中,有两个在南沙这一带。从这两个角度来说,可以看出南沙在南海对中国的重要性。因为它国际的联系太密切了。  [10:16]


[主持人]:我们知道刚刚朱老师从军事、经济、包括交通等很多方面介绍了南沙,那么这次去南沙也是因为官兵的换防。您之前去过西沙,这次去南沙,海上航行的经历给您有什么样的感受呢?  [10:17]
[朱思雄]:这次在海上连续航行了60多个小时,时间长了以后,军舰再大也是受海上海浪的影响。所以如果说感受的话,首先的感受就是头晕,晕船。还有和我们一起上去的还有其他部门的一些同志,有一个是第6次上去,也还是晕。但是和我们一起去换防的官兵晕船的倒不是很多,一个方面是他们年轻,还有一个可能是他们已经适应了海上的生活。  [10:17]
[朱思雄]:另外,我们这一次去南沙,来回一共是一个半月,在船上吃饭吃不下。怎么说呢?我发现不光是军舰上,实际上你在内陆坐船也是一样,你在船上吃饭有一种特殊的味道。你第一次闻到还可以,但是你天天闻肯定吃不下饭。还有睡觉睡不好,基本上我在船上睡觉的时候,两三个小时醒一次,但是对我来说,还不是同行当中反应最强烈的  [10:18]


[主持人]:途中有没有遇到比较大的风浪呢?  [10:18]
[朱思雄]:我们去的这个季节,相对来说是南沙比较风平浪静的时候,既不是东北季风的季节,也不是台风的季节。这次还好,之所以他们邀请我去,可能也是选择最好的季节我们过去的。  [10:18]


[主持人]:也是因为朱老师比较有经验,所以这方面海上航行相对而言是比较能够接受的。  [10:19]
[朱思雄]:对。  [10:19]
[主持人]:南沙位于我们祖国得最南端,很多人说这个是祖国的南极,南极是号称“太阳海”,它的气侯跟我们这边的差异是不是很大呢?  [10:19]
[朱思雄]:南沙的气侯,我们一般是用六个字来形容,就是叫高温、高盐、高湿,高温是什么概念呢?因为它离赤道近,它没有春夏秋冬这一说,年平均气温是28度。夏季最高的时候,地表的温度可以达到60度,所以说非常的热,气温高是一方面。  [10:21]
[朱思雄]:还有一个是高盐,因为在海上,据说海水的含盐度为3%,所以说空气当中也会顺带着含有盐份,海风吹过来既有海腥味,有盐味。  [10:21]
[朱思雄]:还有高湿,湿度非常大,这样的条件来说,生存条件非常的恶劣,对人体的伤害非常大。如果不注意保养和养护的话,很容易让人受伤。这也是我们守礁官兵面临最大的一个问题。  [10:21]


[主持人]:这种三高的气侯现象,我们平时去北戴河这些地方,如果不注意防晒的话,也会晒伤的。可想我们的官兵在那里受了很多的苦。那您在南沙登上的第一个岛礁是什么地方呢?  [10:21]
[朱思雄]:我们登上的第一个岛礁是永暑礁,它不光面积最大,而且设施也是最全的。我们补给舰到了那里以后,就是停在永暑礁的礁盘上,这个礁盘是海里很大的一个地方,但是不是露出海边的。我们说到南沙,一般会想到永暑礁这块。  [10:22]
[朱思雄]:我们上了这个礁以后,因为可能一直在船上摇晃,我们下了礁以后,走到礁的地面上,你还觉得这个地面在晃,不是很适应。但是像南沙守礁的换防的官兵他们可能比较适应,我们是偶尔长距离坐一次船,下来以后还不是很适应。但是上了岛礁以后,感觉这个岛礁至少比我想象的好像还要大一些,因为它岛上还有一些植被,虽然不是很茂密。因为我们的礁堡基本上都是人造的,叫人造的永久式的建筑。树都是从大陆运上去的,而且要存活下来非常的不容易,长的很高大的基本上没有。从植被上,永暑礁上的植被比其他的岛礁茂密一些。  [10:23]


[主持人]:这个是最大的岛礁吗?  [10:23]
[朱思雄]:对。  [10:23]
[主持人]:您到那里以后有没有震撼的感觉吗?就是说“海天一色”,海水特别的蓝,云特别的白。  [10:23]
[朱思雄]:在南沙的礁堡上看,就是“海天一色”。天空是蔚蓝的,大海是深蓝的,又没有陆地、没有植被,甚至天空连云彩都没有,所以说是真正的“海天一色”,看起来非常的漂亮。因为礁盘比较浅,水深一般在1米多,2米,3米的深度。在水浅的地方,下面是珊瑚,阳光照射以后,各种色彩都有。有墨绿的、有浅绿的、浅黄的,所以说从大陆上去的人看了以后确实是非常的震撼。  [10:25]
[朱思雄]:但是你如果在那里时间待长了,天天看的都是这些东西,你会有审美疲劳。因为我们待了十几天以后就有这种感觉,我们每天看的都是一样的景色,我们守礁官兵常年在那里,可以想像他们是什么样的感受。  [10:25]


[主持人]:您还登上了南海国门“第一礁”,就是东门礁,这个礁的周边被外国占领的岛礁所包围,这个礁上的情况能跟我们详细的谈一谈吗?  [10:26]
[朱思雄]:东门礁,我在2006年的时候,做过比较大的宣传。它是当时中央军委命名的“南沙守礁模范连”,主要是表彰他们这支队伍的精神。这个岛礁确实和周边的国家其他的岛礁联系的特别的紧密,我们可以用高倍望远镜看到他们岛礁上的风力发电,还有琉璃瓦的建筑等等,他们面积都比我们大。这是我们上了东门礁以后,我其实最想看的就是从望远镜里看看周边是什么样的,看了这些东西以后心情很复杂。  [10:26]
[朱思雄]:上了礁以后,东门礁,各个礁堡上,从建筑的样式,包括里面的规划基本上都差不多。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我们去礁堡里面的会议室,它的电视非常清晰、频道也很多。后来我问他们,我说这个能收多少频道?他们说内地能收到的,我们都可以收到。我们当时看,贵州卫视播放的一个叫《少林寺传奇》,那个画面跟我们北京的差不多的。  [10:26]
[朱思雄]:还有别的就是,因为我们是基本上每天去一个礁堡,走的时候,我们发现他们东门礁上有一个我们守礁官兵创作的一首,根据在江西苏区创作的一首歌,叫《十送红军》,他们创作了一首叫《十送南沙》,歌词非常好,有机会我可以给大家唱唱。  [10:27]


[主持人]:除了去了东门礁,看到了官兵的这些生活,看到了周围的情况。朱老师这次还去了华阳礁,它的曝光率也非常高,被誉为“南海第一哨”,这个礁跟南海其他的礁会不会有什么不同的感觉呢?  [10:28]
[朱思雄]: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华阳礁也是一个比较小的礁,跟东门礁的面积差不多。之所以我们称之为“南海第一哨”,是因为它在我们驻守的岛礁里面最南端的一个。在华阳礁,给我印象比较深的事它还有我们第二代高脚屋的遗留物。它是用钢筋结构的,就是用几个柱子支在礁盘上,然后搭一个棚子什么的。第一代非常的简陋,是用竹子做的。  [10:29]
[朱思雄]:另外一个在华阳礁上,向我们绝大部分我们的礁堡,因为在南沙的青菜保存比较困难,我们的官兵都自己开辟一些菜地,但是因为面积太小。永暑礁它有很大的菜地,大概有两亩多。但是在华阳礁菜地就非常小,我看也就是两平方米的一个方盒子。但是里面种了青椒、空心菜,还有黄瓜。我看长势也都很好,跟大陆上那个区别也不是很大。  [10:29]


[主持人]:您有机会品尝了吗?  [10:30]
[朱思雄]:舍不得品尝,因为他们自己种的太珍贵了。还有我在华阳礁上看到一只狗,那只狗应该是京巴,我估计它已经在礁堡上待了很长时间了。它见到人非常的温顺,见到人就抬头看着你,摇着尾巴。但是它的动作非常的迟缓,眼神非常的迷离,不像陆地上的狗特别的欢。我想可能也是气侯造成的,我上华阳礁以后,现在回想起来给我印象深的就是这些。  [10:30]
[主持人]:给您印象最深的就是人和动物他们在那里生活的感受。  [10:31]
[朱思雄]:对。  [10:31]


[主持人]:我们都说南沙没有小事情,其实每件事情都是连着政治、经济。那么作为南沙守礁的官兵担负着重要的战略任务,我们也听报道说在南沙的守礁的官兵都争当政治家、军事家,那么他们在战略意识方面都经过了哪些训练呢?  [10:31]
[朱思雄]:因为南沙的情况比较特殊,我们说它既是一个军事的前沿,又是一个外交的前沿。因为我们和其他的国家还有一些纠纷,我们的官兵除了显示主权存在,还要显示军事的存在,就必然涉及到政治、外交方面,所以说我们对我们南沙的官兵这方面的教育抓的比较紧。通过我这次过去看了所有的礁堡以后,我也看到这些官兵素质非常高。  [10:31]
[朱思雄]:军事训练方面,你比方说主要是要防止一些小股的突袭,防止蛙人,这些是针对性比较强的。一个是平时要加强训练,一个是要设置很多的预案,这个是很大的一个特色。另外一个,就是他们要24小时监视一些海上航行的船只,不管是货船,还是行船都要监视。如果出现了问题,还有应该采取一些什么样的方式,都有一个情况处置的规则,有一个非常严格的规则,什么情况下应该怎么办,应该是哪一级来决定,这个是非常严格的。  [10:32]
[朱思雄]:我们这些官兵这么多年来,我听南沙守卫的队长跟我介绍,从来没有出现过漏报、误报、错报的情况,我觉得非常的了不起。  [10:37]


[主持人]:我们的南沙官兵各个都是精兵强将,因为岛礁比较少,他们日常的体能训练多吗?  [10:38]
[朱思雄]:虽然岛礁面积虽然小,但是体能的训练是必须的。加强体能的训练,增强体质,不光是为了应对一些突发事件,另外也是保持一个健康体质的需要,这方面是每天要做的。比如说跑步,每一个礁堡上也都有一些单杠、双杠的训练项目。面积虽然小,但是他们把所有的空间利用的非常好,这方面抓的非常紧。  [10:39]


[主持人]:刚才我们也说了上面的小动物都蔫蔫的,咱们的军人在那里进行各种各样的体能和军事上的训练,真的是很让人敬佩,时刻保持军人的作风。南沙的守礁官兵跟渔民之间的感情非常深,一般遇到危险和突发状况的时候,官兵都去抢救。渔民也称作官兵是“保护神”,有没有这方面的事例跟我们介绍呢?  [10:40]
[朱思雄]:这次我们没有遇见过,但是听他们守卫官兵跟我们介绍的时候,这种情况非常多。我问过他们,我们大陆上这边捕鱼的渔民,以哪些地方的居多?他们说一个是海南,一个是广东的台山,这两个地方来的渔民比较多。还有一部分是来收鱼的,他们说香港人很多,专门来收石斑鱼。我们说那么遥远,这个价格会怎么会赚钱呢?他们说没有关系,因为远,他们卖的价格也会很高。  [10:40]
[朱思雄]:渔民过来打渔的时候,可能会有受伤或者是有身体的原因,他们会进行救助,会和我们驻守的礁堡联系。我说是不是向你们求救,你们就可以接待?他们说那也不是,也要经过严格的程序。一般的渔船靠近我们的礁堡也是不行的,渔民一般情况下不允许上我们的礁堡,主要是怕是伪装的,这样分不清楚。但是只要是确认了确实是受伤,需要我们救助的,经过请示以后,他们这方面做得都是非常好。这种事例他们跟我讲了很多,因为我没有亲身经历过,所以我也不能细说,他们守卫部队的政委在守备日记里讲了很多这样的事例。我们当地渔民把我们守礁官兵称之为“守护神”,他们是是名副其实的。  [10:42]


[主持人]:这次您采访了很多的礁长,这个礁长在整个礁堡来说是什么意思呢?  [10:43]
[朱思雄]:礁长是官兵他们自己自创的一个说法,它不是一个很正规的一个职务或者是称谓。就是说这个礁上谁负责,谁就是礁长,不管你是在部队里是什么职务,但是你上这里来了以后,这些兵归你带,那你就是礁长。像永暑礁的礁长,我这次去,他们的礁长就是南沙守卫队的一个副队长,这跟其他的礁的级别就不一样。  [10:43]
[朱思雄]:作为一个礁长来说他们压力非常大,我这次去了以后,所有的礁长,我全部采访过了,有的在礁堡上,有的在回来的军舰上都采访过了。虽然他们有的不善言辞,我问他们,作为一个礁长,你在礁上感觉到最大的压力是什么?他说最主要的是安全。安全一方面是军事上的安全,因为派你来守礁,就不能出现意外,说具体就是这个礁你不能丢了,这方面压力很大。  [10:43]
[朱思雄]:另外一个,就是怕身体的原因,不管是身体本身的原因,还是因为训练、生活引起一些疾病,导致官兵身心健康受到影响,这个他们压力非常大。他们希望健健康康的把大家带过来,平平安安的把大家送回去。有一个礁长要下礁了,在回去的军舰上我问他,现在你们下礁了,作为一个礁长你是不是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呢?结果他说,现在还不能说,必须要等航渡结束。就是从下礁结束,到后防点完名以后才算结束,可见他们神经绷得有多么紧。  [10:44]
[主持人]:我们知道他们的战略意识非常强,南沙的官兵是精兵,礁长是强将,带领官兵做好守礁的任务。在礁上参观了这么多,官兵吃的怎么样?住的怎么样,各方面的业余生活能不能跟我们聊一聊?  [10:45]
[朱思雄]:我上了永暑礁以后,中午的时候我专门跟永暑礁的礁长聊天。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他说他个人认为今后不要再宣传我们南沙守礁多么艰苦。他说全军比我们艰苦的部队还多的是,他说实际上我们现在南沙守礁官兵,就是南沙礁堡上我们的生活条件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通过我走了所有这些礁堡以后,我也感觉到这个礁堡上,比如说像电视、还有DVD,甚至他们还有摄像机、相机都是特别先进的,还可以上蓝网。  [10:46]
[朱思雄]:另外每个房间都有空调,而且床都是实木的,因为在南方用铁床的话,第一个容易锈,而且夏天靠着非常的难受。所以说床、桌椅全部是实木。另外淡水是靠补给,还有每个礁上都有多台淡水生化机,饮用上还有一些问题,但是洗衣、洗菜都没有问题。还有食品上的供应相当得充足,我们在大陆普通人家吃的东西,全部都可以吃到,鸡、鸭、鱼、肉都有,鸡蛋、饮料都有,像啤酒。饮料他们说了好几种,除了可乐我知道以外,说了几种我不大懂,但是这方面他们都有,我说有白酒吗?他说白酒礁上不让喝,我说能抽烟吗?他说可以,但是就是自带,你可以在礁上抽。  [10:47]
[朱思雄]:他们的艰苦体现在哪里呢?就是这种气侯的环境,对人身体摧残非常大。更为重要的是这么多人几个月待在很小的面积上,周围是一片汪洋,每天看到的基本上都是相同的景色,看到的面孔都是那么几个人,和家里人,和后方基本上联系不上。这种寂寞、孤独,容易引发一些心理上的问题。我觉得这个就是艰苦,当然现在有一个好处,我们去的时候还没有通手机,现在已经通了。  [10:47]
[主持人]:通手机来说,对官兵意味着什么?我看到一个报道说“数字化保礁”这么一个概念。  [10:47]
[朱思雄]:“通手机”这个消息我在《人民日报》上一版上发布出来了。表面上来说就是官兵和家里、和后方和大陆联系更便捷了。实际上通不通手机还是一个主权的象征,我们去的时候,我们中国移动的电讯还没有通。我们到那个地方,在南沙打开手机如果有信号都是周边国家的,不是这个国家就是那个国家的。上面都是写的“欢迎你到哪哪哪去”,“欢迎你到哪哪哪去”。  [10:48]
[朱思雄]:后来通手机的时候,他们给我打电话说,说他们通手机了。其实这个地方可以通手机,这个就显示这个地方是你的,这个意义非常大。当然你说“数字化礁堡”,其实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包括手机、互联网这个是系统的东西。如果把这些东西都健全了以后,对军事上的作用也一定会非常大。  [10:49]


[主持人]:我们看到朱老师介绍南沙官兵生活条件改善这么多,我们也非常的感动。打手机不但是通讯方面,更重要的是确立了自己的主权,这个是我们祖国自己的版图。南沙的资源非常的丰富,我们在那里建设开发的情况现在是怎么样的呢?  [10:49]
[朱思雄]:我们在南沙的开发建设应该说很遗憾,1987年在南沙永暑礁建立海洋观测站,这个是由联合国要求指定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的。大概在90年代中期以后,基本上到现在还是维持现状。相对周边国家,比如说我们看到一些周边国家建立的岛礁上,他们有风力发电、岛礁房屋的建设,我们从望远镜里面,他们建设的比我们的好。当然他们的面积大,可能也有这种开发的空间。  [10:50]
[朱思雄]:另外,他们有一些有组织的旅游,他们这种旅游不是去玩,我们在南沙的时候,我们和守礁的官兵一起议论这些事,我们在南沙开发建设也应该加快。我们甚至开玩笑说,我们也可以组织大陆人去南沙旅游,甚至一个人收一两万,中国这么大,肯定有人愿意来。因为这个不是你花钱就可以来的,你有这么一次独特的经历,我觉得花点钱也值。如果有人经过严密的组织,经过批准以后,这个也不是不可以。  [10:51]
[朱思雄]:南沙的开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现在也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就是南沙的油气开发。周边国家的步伐是比较快的,这个对我们也是一个很大的刺激。  [10:51]


[主持人]:在南沙这么的大一块资源丰富的蓝色国土面前,我觉得我们的建设开发虽然刚刚起步,虽然还正在进行,但是开发的空间应该是非常非常广大的。  [10:51]
[朱思雄]:实际上我们中央的上层可能也在考虑这些事情,实际上我们很早从国家层面已经提出怎么样经营南海的问题,这个还不光是经营南沙,这种开发建设应该会很快的提上议事日程。  [10:53]
[主持人]:这次南沙之行一共是多长时间?  [10:53]
[朱思雄]:15天。  [10:53]
[主持人]:走了多少个礁堡呢?  [10:53]
[朱思雄]:所有的都已经去过了。  [10:53]


[主持人]:这一次南沙之行,您看到它的现状,您觉得总体上是什么样的一种态势呢?  [10:54]
[朱思雄]:我回来以后,因为过去对南沙了解的还不是很多。我专门研究了《人民日报》从1946年到今年所有的有关南沙群岛的报道。我研究完了以后,我给这么多年的内容大致分了一个类。应该说进入2000年一直到现在,南沙基本的态势,我个人理解,尽管南沙群岛有这么多的岛礁,被周边国家侵占了很多。广东人有句话叫“闷声发大财”。过去老是争来争去,甚至还有小的摩擦,现在逐渐减少了。  [10:55]
[朱思雄]:现在主要是开发、建设,这种情况从2000年以后比较突出,基本上保持到现在。尤其是周边国家,从南沙、南海获得利益的欲望非常强烈,他们动作也非常大,确实也是应该引起我们重视和警惕的一种态势。怎么说呢?因为我们光守着不行,南沙我们有这么多的礁堡。我们的开发建设也要跟上,这才真正是确立我们主权存在的一种更有利的方式。所以开发建设、推进民事化的进程,比如说我们的渔政部门,甚至于像海关,就是跟海洋有关的很多部门都应该可以进入。另外,甚至应该鼓励我们的渔民到那边捕鱼、开发海洋资源。这个是我们经营南沙、经营南海的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10:55]
[主持人]:在军事上、经济上齐头并进。  [10:57]
[朱思雄]:对。  [10:58]


[主持人]:您回来以后,也写了一本有关南沙的书,跟我们透露一下书名是什么呢?  [10:58]
[朱思雄]:这次去南沙以后,我回来后非常兴奋。按照报社的要求,我们还要做好报道。其中第一篇是我们今天刚刚见报的《倾听来自南海的涛声》,讲到我在所有礁堡上和官兵的一些交谈,我的所见所闻。第二篇还会推出我所采访的礁长的一些实录,题目现在定的就是《南沙的礁长》。  [10:59]
[朱思雄]:我觉得去一趟南沙采访这么多人,见到这么多人,仅仅用两篇报道囊括我的工作的话,有点太可惜了。那么多见闻,我特别希望告诉大家,而且这个也是我们这次南沙同行的人共同的愿望。就是应该把我们所看到、所听到的有关南沙的一些情况,让国内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情况,让大陆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的官兵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存状况,我们的礁堡建设,我们现在在南沙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态势,应该把这些情况告诉大家。  [10:59]
[朱思雄]:后来我想,可以写一本书。实际上我去之前就有这个念头,这本书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把我在南沙的所见所闻,通过我寻礁的日记,还有采访实录。除了采访的所有的礁堡的礁长之外,还有礁堡上涉及的所有的专业兵种,每一个专业兵种必须要采访到一个人。有雷达兵,有气象兵,有枪炮兵,甚至于有炊事兵、翻译兵我全部采访到了,有将近20位。还有南沙守备部队的一些领导,因为他们对南沙从宏观上,会有更多自己的一些思考。我把这些东西都记录下来,应该说第一部分基本上可以把我们南沙的现状可以做一个全景式的展示。  [11:01]
[朱思雄]:第二部分,就是我回来以后,专门研究了《人民日报》从1946年到2010年南沙的情况,标题起的叫做“《人民日报》上的南沙群岛”,这么多年涉及南沙的报道一共是348篇。我把它分成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叫“声明”,是从1946年到1959年发表的一些声明。第二个阶段叫“论战”,就是就主权问题,我们要阐述我们的立场。第三个阶段就是1980年到1989年我们进驻,我们进驻到南沙,真正的显示我们的军事力量的存在。第四个阶段是1990年到1999年,在90年代,我们国家提出来一个解决南海问题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叫“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个提法在当时,在处理周边国家的关系上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说这个阶段叫“搁置”。第五个阶段叫开放,从1946年到2010年《人民日报》报道的南沙情况,把这个情况讲的比较清楚、比较明白。  [11:03]
[朱思雄]:我整理完了以后,我认为是有关南沙群岛的百科全书式的东西,要想了解南沙群岛,看一看这些东西我觉得就够了。我看了以后非常的震撼。过去《人民日报》曾经整版整版的讲南沙群岛的历史由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包括周边有一些国家提出来,说是他的。我们是怎么反驳,从各种角度来进行批驳。我看了以后觉得特别的解气,看了以后我们信心更足。  [11:03]
[主持人]:朱老师这本书有现场的见闻、人物的采访实录。  [11:03]
[朱思雄]:书名初步叫《探秘南沙》。  [11:04]
[主持人]:还有《人民日报》翔实的资料和数据,非常的值得大家期待。有没有计划这本书大概什么时候能跟大家见面呢?  [11:09]
[朱思雄]:争取年内。原来准备在“八一”前出来,赶上“八一”。但是现在有一些资料的准备,包括图片的选择还要再斟酌一下。所以说时间可能要稍微晚一下。  [11:09]


[主持人]:那我们的读者朋友是有福气了,这次非常感谢朱老师过来接受我们的采访,这次南沙之行不仅是圆了您的南沙梦,而且我们所有的网友听了您的故事以后,让所有关心南沙的网友和朋友更多的了解到了南沙的现状和情况。非常谢谢朱老师今天作客我们的演播室,也谢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11:09]
[朱思雄]:谢谢!  [11:10]

  评论这张
 
阅读(78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