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汉子的博客

特别支持原创;特别关注中国南沙群岛

 
 
 

日志

 
 

西沙海战后外国媒体污称中国海军残杀南越俘虏  

2011-07-07 13:42:12|  分类: 南沙资料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西沙海战后,有外国媒体报道说,中国海军残杀了南越10号舰上的俘虏。对此,当时担任海上编队总指挥的魏明森将军,在生前接受采访时予以了否认。当时防空压力很大,需要赶紧要收队,而且389舰已经受损了,需要去保护支援,所以说那个纯属是西方媒体捕风捉影,完全是无稽之谈。

凤凰卫视2011年7月6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在震耳欲聋的炮声中,火力最为密集的是我方的389舰和南越的10号舰,多处中弹而且已经开始起火的389舰,发电机组突然被敌舰击毁了,全舰这个时候漆黑一片。在电舵无法控制整个军舰的情况下,战士们随着失灵的军舰一路转一路打,南越海军的10号舰,也被打得千疮百孔,动力丧失殆尽,逐渐向389舰的方向靠了过来。而这个时候,389舰肖德万舰长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下令撞击敌舰,和敌人同归于尽。

解说:10点35分,我方的389舰与南越的10号舰相撞。

杨宝和(389舰士兵):你说是完全跟人家撞,也知道是撞不过人家,就是能把它撞坏了,我们船坏了,也把它给撞坏了,跟它就是同归于尽,抱着那种心态。

李柏杨(389舰雷达班班长):它是那个舰头撞到我们腰中间,撞进去一米深,三米长,当时我们舰就拖了它那个舰,拖了那个10号,就跑了一段时间。

解说:双方的军舰相撞以后,南越的10号舰就脱离了,但没过几分钟,南越的10号舰再次发力,冲向389舰。

黄德胜(389舰炮手):它这样撞过来,它这样撞过来我们就这样撞过去,这样过来呢它就把我们后甲板主舱,把它撞了个大窟窿。

解说:两艘舰艇的船舷相接,几乎连成了一体,389舰的战士们立刻拿起冲锋枪冲上甲板,对着10号舰上的越军开始猛烈射击,战士们扔过去的手榴弹,不断在对方舰上爆炸,胆小的越军不敢在甲板上探头了。

李伯杨:我就马上扑到那个甲板上,把那个冲锋枪对着那个指挥台,22发子弹,那个冲锋枪是连发的,哒哒哒,打到那个舰上去了。

姜耀平(389舰信号班班长):我还打了一发信号弹,那个时候它没别的打的,搂起一个信号枪来,用个信号弹啪打过去了。

解说:尽管南越的10号舰,已经被打得伤痕累累,但南越士兵还在拼死还击,近距离枪林弹雨的战斗,双方不时有人员倒下。罗华胜,是389舰的报务班班长,战斗打响以后,他与其他战士一起吊送炮弹,这时有好几位战士都发现他负伤了。

杨宝和:究竟哪个部位负的伤我没看清,当时那个腿上那个血就下来了。

姜耀平:他那条炮弹把肠子打出来了,打出来了,打出来那时候也没,打起仗来大家都忙着,来不及包扎,自己跑到报务房了。

解说:罗华胜正在报务房进行包扎的时候,突然发生了意外,报务室瞬间燃起了熊熊大火,包括罗华胜在内,有多名战士都被困在里面出不来。

李柏杨:那里面有烟,那个有烟,烧得那个烟没办法了,三四个脑袋一起伸过来,他说你们快来救我们,我们那个门开不开了。

解说:李柏杨和其他几位战士一起,试图营救被困在报务室里的战友。

李柏杨:当时门打不开以后,我就找那个太平斧,我们的舰上都配有太平斧,砍那个光缆的,我就把门啪的一下把它撬开了,一撬开还有一个在里面,还有一个在里面,就往我身上一扑,我把他搂住,他就往后面爬,我说不行,后面已经起火了,你快点往前面爬,前面还没起火。他就爬到了前面,他说熏的不行了,反正乱讲,快打,快打呀,快战斗啊,快打呀,他讲这个话。

解说:获救的这位战士并不是罗华胜,等其他战士后来进入报务室的时候,发现罗华胜已经牺牲了,他的遗体甚至已经被大火烧焦了。

姜耀平:他就是在报务房,就是这样弓起来了,就是蜷得很,蜷得很小的,他是可能呛死了,呛昏了以后,自己也打不开门了,以后叫火烧死了,他就这么牺牲的。

解说:严重受损的389舰没有放弃进攻,战士们仍然不断给南越10号舰以沉重打击。

欧思文:我记得最清楚就是,一个是在我目测距离装了以后,连续4发炮弹打出去,把敌人的,敌舰一个护卫舰的指挥台,全把它打平了,打沉了,那4发,我看了相当过瘾。

解说:在一声声巨大的爆炸中,南越10号舰的指挥台轰然倒塌。

黄德胜:就一片片的驾驶台,等于一大片往海里耸拉下去,塌下去一样,整个舰桥本来很高大的,基本上被我们差不多打平了。

陈晓楠:在收复西沙群岛的这场海战当中,中国4艘舰艇上的官兵,大都是20来岁,刚刚入伍不久的新兵,有的战士上舰才一个多月,有的甚至是第一次出海,第一次参加作战。389号扫雷舰六个前主炮手,有三个就是这样的新兵,原本承担支援和后勤补给任务的这条扫雷舰,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却出人意料地成了消灭南越军队的战斗舰,生死之战,389舰上的官兵没有想到来得如此之快。尽管军舰和人员伤亡严重,但是他们的信念只有一个,那就是人在舰在,彻底打垮南越军舰。

解说:战斗进入胶着状态,为了击沉南越的10号舰,389舰的舰长肖德万,下达了发射深水炸弹的命令。

杨宝和:炸弹刚一下去,我们就离开那一块,离开,刚刚离开不远的距离,它就爆炸了,在它的船底下爆炸,深水炸弹,那对它有杀伤力,直接就杀伤到它。

黄德胜:火都是黑的嘛,熊熊燃烧,烧以后往下压,然后往外飘,那时候看得很清楚了,瞄准镜看得很清楚了,在那跳霹雳啪啦往下跳了,人很多往海里跳了。

解说:经过50分钟的激烈战斗,到上午11点,389舰人员伤亡惨重,而此时千疮百孔的389舰也严重受损,火光冲天,几乎失去了战斗能力。

梁庄:舰上基本上都冒烟了,那个中走廊,像我们扫雷舰中间有一条走廊,它根本就没办法进去了,那都是烟啊,浓烟啊,浓烟滚滚啊。

杨宝和:我们船当时那个情况下,也失去了追击的能力了,后甲板起火,中甲板起火,还就是前甲板主炮那地方好一点没起火,我们还得忙着救火,还得救伤员,上级命令不让我们追了。

梁庄:因为弹药库上死了四五个,那机舱里也是四五个,还有那走廊上就要几个,再加上我们37炮,死的班长那个王成芳,基本上就是一共算起来就是十五个。

欧思文:副机班那个窗口底下,全是那个牺牲的战友。

解说:389舰上四处起火,浓烟滚滚。

李柏杨:我们那个舰上那个烟雾弹也打着了,那个烟到处是烟,我们的舰也起火。

杨宝和:那个时候,我们谁也不认识谁了,活着的都不认识谁了,就是整个脸上都是黑的,光看到牙是白的。

解说:战斗中389舰的机舱,被敌人的炮弹打出了一个大洞,海水瞬间涌了进来。

管纪威:呼,一下子机舱都满了,反正就开始觉得从大腿这往上升了,升到没有地方垫了,爬到机器上面也不行啊,我说开店打开天窗看上面怎么情况。

解说:机舱里好几位战士及时爬出天窗,得以死里逃生。

管纪威:打开天窗我们就,(水)那么近啊,就往天窗爬出来了,(机舱)已经满水了。

解说:前来驰援的中国海军396号扫雷舰与271、274号猎潜艇,在途中发现了南越16号舰,又向389号舰扑来。原来16号舰体受损,一度离开了战场,经过紧急抢修后又投入战斗中,于是三艘中国合力迎击南越16号舰,刚一接火,16号舰便掉头就跑,向西退出了战场,此时389舰上的大火越烧越大,黑烟滚滚,情况万分危急。

夏铁生:下不去了,底下着火了,所以的话去都去不了,后面船也进了水,舱里面猛着烧。

黄德胜:雷达房着火了,雷达房后面就舰桥上甲板,上面有氧气瓶,那时候我对这个画面看见很模糊。

梁庄:整个舰都烧了,烧了以后怕全部烧起来,弹药库还有弹药啊,还有炮弹啊,舰长他们说马上跳海上岛,要不然船会爆炸。

解说:作为扫雷舰编队的指挥舰,396舰对于389舰的危险处境看得清清楚楚,当时389舰的舰首开始上翘尾部下沉,海水已经淹没了后甲板,整体在慢慢下沉。

左崇义(扫雷舰编队指挥长):389,我就问它,我说你还能不能开,肖德万他是舰长嘛,他说我还能开,我说能开你想办法,开到琛航岛上去登陆,去登陆,我们本来向指挥组请示,请示都来不及。

陈柏松:我们就撤出了战斗,就到琛航岛,选择一个恰当的地方登陆,就看到好多地方,看到有个礁盘,舰长来讲就下令加速,一个加速就冲上去了。

解说:在舰长肖德万的指挥下,奄奄一息的389舰,竭力向近处的琛航岛驶去,11点50分,这艘冒着熊熊大火的战舰在琛航岛终于抢滩登陆,在撤离389舰以前,舰长肖德万命令战士们全力搜寻受伤的战士,还有牺牲战士的遗体。

杨宝和:我说的那几个的时候,就不知道谁的尸体谁的尸体了,当时也顾不得分了,也分不出来了,有的有腿的,有的有胳膊的,就这么拾掇拾掇整下去了。

解说:搁浅在琛航岛附近的389舰上火光四起,烟雾迷蒙,使得搜寻工作变得非常困难,经过一番紧急搜索以后,舰长下令所有战士立即撤退。

389舰搁浅的位置离琛航岛岸边不算太太,但是这短短的一段距离,对已经艰苦奋战了一天的战士们来说,将要耗尽他们最后一点力气。

杨宝和:那时候人完全是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就在这个时候就,就慢慢地蹲着休息。

解说:当战士们安全地登上琛航岛的沙滩时,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杨宝和:这个时候从我们船上,突然间掉下一个东西来,看着滚下一个东西来,我们都没想到是个人,这个人已经烧到个什么程度呢,反正百分之,整个是百分之九十的烧伤,大面积烧伤。

解说:渔民把落水的人救上来以后,发现他是389舰的主机班长梁仁龄。

梁庄:他本来是负伤了以后就昏迷过去了么,昏迷过去了以后,他在机舱里面,最后那个海水把他泡醒了,醒了以后呢,他才从那个机舱盖上爬上来。

杨宝和:以后我们再见他的时候,他从医院出来再见他的时候,你就不敢见呐,他已经没有人样了,就补皮补的,浑身都是,完全毁容了,就完全毁容了整个,他不光是毁容了,整个身体皮肤都毁了,连脚指头、手指头都毁了。

解说:梁仁龄经过抢救,后来逐渐得到康复,而像他一样在这次海战中负伤的,一共有67人,另外有18人牺牲,其中有15名是389舰上的战士,随着战斗接近尾声,南越海军很快就会发现,他们将要付出比中国海军更大的代价。

陈晓楠:南越4号舰的舰长武友创,在后来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他说双方经过半个小时的对战,两方的舰艇沉的沉,跑的跑,果然不出我们所料,我们看到东北角之处汹涌的浪花越来越大,原来四艘战艇赶来支援敌军。其实中国海军增援的呢,那个时候只有两艘舰艇,而不是南越方面所说的四艘,也许是这样的误判,导致了南越海军指挥官何文锷大校彻底崩溃了,于是他做出了这样一个决定,那就是逃跑。

解说:1974年1月19日上午11点西沙群岛,中国海军与南越海军的激烈战斗,已经持续了四十分钟,在南越海军5号“陈平重”舰上,一个年近40岁的指挥官正逐渐陷入绝望,他是负责这次入侵行动的何文锷大校。透过望远镜,他清楚地看到自己这一方败局以定,10号舰已经被打成瘫痪,而16号舰突然被友舰击中。

南越4号“陈庆瑜”舰舰长武友创回忆录:

南越电台广播

一颗127毫米炮弹从HQ5发出,无意中击中自己的HQ16,第二分队包括HQ4、HQ5,只不过比起第一分队的HQ10、HQ16相当好运,没有中弹而已,就算如果我们的HQ4遭HQ5或第一分队无意击中,也是不可避免的事实。

章赛(上海图书馆研究员):幸好这发炮弹没有爆炸,不然的话呢,16号舰可能会失去行动能力,那个落到和10号舰一样的下场。

解说:何文锷大校本人所在的旗舰5号“陈平重”舰,受到了中国海军271和274号猎潜艇的猛烈攻击,其中有一发炮弹打在了何文锷所在的指挥中心附近,对此何文锷晚年在他的回忆录中有着生动的描述。

章赛:他的回忆是这样说的,所有战斗指挥中心的人员呢,全部都躲在桌子下面去,因为起火了嘛,他自己一个人抄起那个救火器,那个灭火器去灭活,这个时候就绊在那个地图的桌子上,把腿给扭伤了。

解说:在何文锷的回忆录里,他十分生气地写道,“身边全是一帮贪生怕死之徒”,其中有一个负责情报工作的大尉,尤其让他愤怒。

章赛:他是舰上唯一带照相机的人,这个人呢,始终躲在那个船舱里面,不敢到甲板上去一步。这个时候他对这个人,后来回忆录里火很大,他说这么重要的战场,你竟然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他是很失职的。

解说:何文锷本人也不是没有犯下错误,在战前的部署中,他过于依赖4号舰上的两门76毫米自动火炮,认为单凭这两门炮,就可以战胜中国海军,战斗开始没多久,他就发现自己失算了。

章赛:在他的回忆录里面是这么讲的,他所期待的这个4号的两门76毫米炮呢,一开始就故障了,没有打出来,修理了3次还没有修好。

解说:到了这场海战的后半段,南越空军曾经通过无线电询问何文锷,是否需要派遣一个F5战斗机中队进行支援,当他们正在联络的时候,何文锷所在的5号舰中弹了。

章赛:中弹以后起火,他的脚也受伤了,再和空军,等到这个残局收拾好以后,再和空军联系的时候,空军也联系不上了,可能天线被打坏了。

解说:数十年以后,何文锷在他的文章里,回忆当时的场景时,不免哀叹大势已去。

1974年1月19日早上8点40分,西沙群岛永兴岛,中国海军两艘较为先进的猎潜艇281号、282号,正静静地停泊在码头上,这时281舰的报务班长打开了电台,突然听到南海舰队正在紧急呼叫,通知他们立刻前往永乐群岛支援作战。实际上南海舰队对281编队的紧急呼叫,已经持续了6个多小时,但因为他们停靠永兴岛后关闭了电台而没能收到。

崔轶亮:281、282在海战开始的时候,已经终于收到那个重要的情报,终于收到上级的命令了,然后就在加班加点,就是全速的往这边赶,但是它赶过来的时候,也已经是赶上这个海战的尾声了,但是它是一个决定性的棋子,我方决定性的棋子。

解说:经过大约40海里的航行,上午11点49分,281号和282号猎潜艇赶到了战场。

南越4号“陈庆瑜”舰舰长武友创回忆:

南越电台广播

双方经过半个小时的对战,双方的战舰沉的沉,跑的跑,果然不出我们预料,我们看到东北角之处,汹涌的浪花越来越大,原来四艘战舰赶来支援敌军。

解说:尽管中国海军增援的只是两艘舰艇,而不是南越方面误以为的四艘,但南越海军指挥官何文锷大校已近崩溃的边缘,这时他迅速做出了一个决定,逃跑。

章赛:他逃的时候,他默默祈祷,向他的越南海军的军神,就是陈星道就说,赶快给我下点雨吧,祈祷祈祷,好像天气真下了一点雨。

解说:何文锷大校之所以祈祷下雨,是因为担心中国空军会来增援,而实际上中国海军歼机航空兵曾经派出四架战机飞临西沙群岛上空,但因为油料不足,只停留了约一分多中,很快就返航了。

作战的海域随着南越4艘军舰的逃跑逐渐趋于平静,只有10号舰拖着熊熊烧烤的火焰,远远地被甩在了后面,上午11点49分,刚刚加入战斗的281号和282号猎潜艇,追上遭受重创的南越10号舰,便展开了一轮致命的打击。

崔轶亮:原本10号舰还能有一些零星的,就比较轻的武器,比较口径小的火炮,有零星的反击,又打了一遍之后,任何反击都没有了,然后这个船员开始跳海啊,逃生啊,救生筏呀,就开始跑了。

解说:在不到18分钟的时间里,中国海军281编队的两艘猎潜艇,向南越10号舰发动了三轮攻击,总共发射了1700多发炮弹。

崔轶亮:这个火炮又打了一遍,终于就把这个10号弹药库命中了,它就开始,就看这条船已经不能保持航行状态,就开始下沉了

解说:西沙海战后,有外国媒体报道说,中国海军残杀了南越10号舰上的俘虏,对此当时担任海上编队总指挥的魏明森将军,在生前接受采访时予以了否认。

崔轶亮:魏将军说完全顾不上,我们防空压力很大,我们赶紧要收队,还有我们这个389已经受损了,我们要去保护要去支援,所以说那个纯属是西方媒体的,这个捕风捉影,完全是无稽之谈。

解说:南越海军10号“日早”舰于14点52分,在羚羊礁以南2.5公里处沉没。

南越4号“陈庆瑜”舰舰长武友创回忆:

南越电台广播

只有HQ10号的舰艇被击沉,舰长魏文可受伤,但作为舰长眼见舰艇下沉,他不愿离开,随着舰艇身沉大海,以死殉国。

解说:而此时389舰幸存的官兵们冒着熊熊大火,还在舰上奋力抢救和寻找负伤和牺牲的战友。

杨宝和:副机舱一个也没出来,全部牺牲里边了,他们都牺牲在战位上。那个时候不可能一下子就牺牲了呀,因为副机还在运转着,那里边起了火以后,浓烟滚滚,他们为什么不往外跑。

管纪威:我还数得出来,有文金云、王在雄、石造、林汉超、文德金、还有一个郭胜福,那我一个新兵,他们对我都挺好啊。

解说:战士们逐一搜查舰上的每一个角落,把受伤的战友们和牺牲的遗体,一个一个地转移到陆地上。

陈柏松:就是37炮底下,那个运弹手杨松林,扫雷兵工班班长杨松林,他的上半截身呐,好像个雕像一样的,已经黑了,变灰了,但是你细细地一看这个像很清楚,你用手一动他,全部都烧成灰呀。

李柏杨:发电班长张铁生就搞了一些白布上去,那个白布啊,平时那个抹机器那个布啊,他背了一大捆,背了一大捆以后,就抱着这些人的尸体,就抱着这几个人的遗体,反正是这个零碎的吧,就抱着他们这个零碎的就埋在那个沙滩上,也没运走。

解说:389舰上牺牲了15位战士,但战士们只找到了14位战友的遗骨,坐在琛航岛的海滩上,看着不远处自己的军舰在起火燃烧,389舰的战士们心如刀绞,痛不欲生。

杨宝和:上去以后我们舰长都傻了,肖德万提着个手枪,我们感到当时他那种状况都很,从心里都很疼得慌了,都想安慰安慰他,谁叫也叫不出声。

解说:中国海军在这次海战中共有18人牺牲,其中职务最高的,是274艇政委冯松柏和副艇长周锡通,南越方面在海战结束以后,对中国海军的损失做了非常夸张的宣传。

南越4号“陈庆瑜”舰舰长武友创回忆:

南越电台广播

黄沙之战后,舷号274舰艇的指挥部,包括两名都督、四名大校、六名中校、两名少校以及七名尉级的士兵全部阵亡。另外还有四名舰长阵亡,猎潜艇274被击沉,舷号271的猎潜艇,两艘扫雷舰389、396遭到严重的毁坏,四艘渔船被击沉。

解说:实际上在交战双方当中,唯一一艘被击沉的舰艇,是南越的10号“日早”舰。据南越海军战后统计,他们一共有75人阵亡,其中10号舰上有63人,另外还有48名官兵以及一名美军顾问被中国军队俘虏。

就在“1·19”海战的第二天,中国人民解放军出动海陆空三军,以摧枯拉朽之势,一举夺回了金银岛、甘泉岛,以及被南越占据了18年之久的珊瑚岛,至此西沙群岛完全收复。

陈晓楠:在海洋战略日益重要的今天,当年那些为了收复西沙群岛而牺牲的每一位战士,更加值得我们尊重和怀念。有分析指出说,西沙群岛的收复,对于中国的国家安全,是有着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中越两国曾是“同志加兄弟”,却也曾经发生过几次武装冲突,而现在双方又发生了海域和海岛主权的争执,事态发展不容乐观。

其实事实已经证明,同时共产党国家虽在意识形态上和执政理念上有一些相同之处,但是这种相同之处并不能消除国家利益上的冲突。有资料表明说,目前在南沙群岛当中,中国大陆方面有效控制的岛屿只有7个,而越南方面占领的有29个,菲律宾占8个,马来西亚占5个,这其中越南和中国的争端是最多,也是最复杂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南中国海周边各国完全没有想过要归还中国的南海诸岛,那么未来南中国海域局势的发展,也必将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好,感谢各位收看我们的节目,明天同一时间,请继续关注《凤凰大视野》

  评论这张
 
阅读(9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