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汉子的博客

特别支持原创;特别关注中国南沙群岛

 
 
 

日志

 
 

中建岛新兵站夜岗带军犬 曾多次镇住越南人  

2012-03-27 18:20:07|  分类: 西中东沙群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 俨

退伍兵小唐从西沙中建岛下来时,带着一脸铁锈黑和一只雪白的小狗——豆豆。那是一只京巴,但不纯,因为它的鼻子和眼睛没有挤到一条线上。

小唐抱豆豆就像抱新生孩娃。任凭码头声浪盖天、人头汹涌,他只把眼睛盯望怀里那一团绵白,眸子里分明流淌出无限爱惜,四溢着万千不舍,全然不像一个刚烈的兵汉子。那狗甜乖,酣睡在海洋迷彩的臂弯里,安安然然、透透爽爽,把整个世界和亮晃晃的太阳全不当一回事儿。活脱脱一幅小儿拱怀、亲娘护犊的好图景。

小岛的老兵拢聚永兴,是等待回大陆的交通。闲空里老兵们就拿豆豆开心,可豆豆乐不起来,也不想乐。它头一次离开中建,来到长满绿树和有汽车的地方,便预感到了要有惊天动地的事发生。于是改了性子,不再四处散漫,只像块白色膏药样贴在小唐的后脚跟,寸步都不肯离。更觉不对劲的是,夜晚里小唐不再起来站岗巡逻。这在中建从未有过。豆豆最乐意做的一件事,就是陪小唐巡逻,一路还可追赶那忽闪出来的沙蟹和慌张四散的耗子。可这一切都变了!

早饭后,我和司令员去看老兵。小唐端坐着,却用手极深情地捋抚着紧紧依偎着他的豆豆。说起豆豆、说起中建岛的人和狗们,小唐眼眶里早已瀑漫出汪洋一片。

 西沙中建岛偏荒得很。不毛,赤烫,浪如石,风似刀。海海漫漫的白沙铺陈开来,把一个小小的岛子包裹得色相寡淡,素素的不留一星半点绿色。有些兵呆得长久,闷狠了,回永兴岛一见树,竟会痴木在码头嘤嘤地哭上一阵,边哭边用眼睛去剜那羊角树、抗风桐和椰子树,待把瞳仁和心灵浸染得青青翠翠了,把鼻涕眼泪咣咣地砸尽了,才站起来说,“绿够了!”便掮起行李找住处。

“苦不怕,累不怕,就怕寡闷!”小唐说,“早先条件不好,没有电视看。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就那十几个人,话说尽了、脸看腻了,连天上飞过只鸟,都要盯住猜是不是双眼皮的。业余时间大家就想着法子找乐。开始是互相数眉毛,全队谁有多少根眉毛大伙门儿清。还比过撒尿,看谁滋得远,那纪录也被不断刷新过。后来发现,养狗能解闷,中建就养开了狗。少时四五只,多时一人一只还有富余。都什么狗?啥狗都有,品种狗、观赏狗少,大多是些柴禾狗。”

 我和司令员多次去过中建。除了兵们列队迎接,还欢实着一码头的狗们。那些狗知是来了军人,从不恶吠相向,只在你身前身后撒欢献媚,和兵们一起把憋闷了许久的心情可着劲儿地往外释放。一时间小岛膨盈着愉山悦海,人笑和狗叫相互鼓噪着冲天而起,手牵手在蓝天和白云间穿行,搅得千千百百大凤头燕鸥一同鸣唱着、翻飞着、欢喜着。

 “是的,中建人离不开狗。”小唐抱起豆豆,豆豆便用粉粉润润的小舌头去舔他的脸和鼻子,布满了一脸的口水,“狗是最知心的朋友了。别看它们是动物,除了不会说话,啥都懂。有些话不能跟家里人说、不能跟领导和战友说,但可以对狗说。它们决不会给你透露出去。每次跟狗聊天,它们都会认真盯着你的眼睛,那神情分明在说,我知道了、我听懂了……”

小唐努力噙着泪水说:“刚上岛的新兵都怕站夜岗。特别是风高夜黑的时候,更是紧张,怕有人摸上岛来。队长就让他们带着狗,那比带上枝枪都管用,壮胆!中建的狗很邪门,哪怕有一只海龟远远地从海滩爬上来,它们都会狂叫不止,直到把嗓子叫破喊烂。早些年越南人常往岛上摸,想挖龟卵、偷鸟蛋,每次都是这些狗们先把他们镇唬住的。这还是些没有训练过的土狗。今年上来了一条德国黑背,就更踏实了。”

黑背叫“先锋”,是总部军犬训练基地配备的。“先锋”的到来立刻把那些柴禾狗比没了。它不仅高大威猛,且气质不凡。每天别的狗吃了就睡、睡了就吃,“先锋”却有训练科目,或匍匐、或跳跃、或嗅源、或追踪,之后就是让主人梳洗打理,过得有枝有叶、有天有地。它从不乱叫,只听驯养员的指令,宁可饿死都不乱吃东西。每回来了交通艇,别的狗只会像没头苍蝇似的乱窜乱叫瞎忙活,“先锋”却沉沉稳稳,一声不响、目不斜视地与官兵一起列队迎候来客。夜间巡逻也是悄无声息地走在哨兵左右,潜伏时则做出标准的卧伏姿势,给它个指令就匍匐前行,一举一动透着训练有素,也透着血统的高贵。队长把它看成宝背,当个战斗员使唤,全队的人都觉得岛上安全多了。

“其实黑背也好、土狗也好,时间长了,都和官兵有了兄弟般的感情。”小唐接着说,“有的兵探家总是提前归队,除了恋岛,就是想他们的狗。特别是那些与狗们生离死别时,最是让人难过的。当年,中建岛的第六任指导员周琦就有过一次这种体验……”

    “中建的狗也真不易,”小唐说,“它们也要与我们同甘共苦。要顶得住晕船的滋味,要耐得住天地作炉、四时流火的酷暑,要扛得住缺食少水的艰辛。它们也会得关节炎,也会得忧郁症,甚至还有因疯癫而跳海自尽的。难得的是它们不离不弃,始终和主人一起像钉子般扎在天水之间那荒蛮的所在。中建人有功,这些狗也有功。所以,兵们都十二分地善待那些病死或终老的狗,把它们和早先牺牲在中建的战友相伴而葬。”

    豆豆时而舔去小唐的泪水,时而把小脑袋钻进小唐襟怀。我问豆豆怎么办?小唐说原打算把它放在中建的,在那服役了十几年,魂魂魄魄早已扎进沙滩里、铸进哨位上了,真舍不得离开,就想留下豆豆好有个念想。可护卫艇离码头时,它拼死了要往海水里跳,没办法,只好带来永兴。我和老乡说好了,放到他那儿养。这多少也让我放心些,老乡不会亏待它的。小唐边说,边亲着豆豆湿漉漉的小鼻子……

    小唐走了。走时他不敢回头看豆豆。

    豆豆不见了。

    有人说,曾见一团绵白纵身跃入南海的万顷波涛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110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